课程建设

当前位置: 首页 / 课程建设
【课改动态】公共英语的“金课”标
发布时间:2019-04-09浏览量:1686

作者:蔡基刚(复旦大学教授,上海高校大学英语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

教育部有关负责人日前在全国高教厅长和高校本科处长会议上,就如何“打好全面振兴本科教育的攻坚战”提出了2019年要建设3000门“金课”的计划,并提出“高阶性、创新性和挑战度”是“金课”的三大特点。就公共英语这门涉及高校所有大学生的必修课程、涉及所有专业能否走向世界的课程而言,笔者认为,其“金课”至少有四条标准。

第一,公共英语必须是与国家和社会的要求无缝对接的,而不是根据学生的语言基础,从可能达到的目标来提出所谓“一般要求”或“较高要求”。从2018年9月17日教育部召开加强高校公共外语教学改革工作会议,明确提出把公共外语纳入国家战略,要求公共外语教学致力于培养既有专业又懂专业领域外语的“国际化复合型人才”,到一个月后的10月17日教育部印发“新时代高教40条”等文件,决定实施“六卓越一拔尖”计划2.0。提出以新工科建设为抓手,推动医学、农林、文科教育创新发展,培养一大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创新拔尖人才,我们可以看到国家在外贸和科技等领域与国际的竞争与合作中,多么渴望公共英语能为国家培养具有较强英语交际能力的新工科、新理科、新医科、新农科的创新人才。也就是说,我们必须改变传统的思路,改变基于新生当下英语基础和公共英语课时来设计教学目标的做法,而是直接对准新工科人才培养要求来培养大学生的英语能力,比如培养他们直接读懂自己所学专业的英文文献等等,从而有效汲取所学专业的世界前沿信息。

第二,公共英语必须是专业性的而非通用性的,即定位为学生的专业院系服务,根据学生的专业学习需求来设计课程。公共英语不是中小学英语教育的延伸,不仅仅是语言难度上区别,更是语言内容上的区别。它必须是专门用途英语而非通用英语。公共英语教材是因学科专业而异的,而非所有专业都通用。课文应该是信息性的而不是趣味性的,即应该结合学生专业学习来学习他们专业内容的英语表达,而非经典范文或名人散文佳句欣赏与诵读。如对新生的教材,电力石油公共英语教材应围绕能源种类,能源危机,能源政策和能源可持续发展等,如土木工程公共英语教材,主题可以是世界桥梁,园林设计,铁道发展等,这些既结合学生专业,又拓展了他们的专业知识学习。高年级的公共英语教材可以利用学生各专业内容作为语言分析的媒介,帮助学生了解他们专业的典型语类(如期刊论文和实验报告)或典型工作场景的内容是如何通过英语来构建和表达的,训练他们阅读专业文献并学会用英语撰写专业文章。

第三,公共英语必须培养学生科学素养而非仅仅是人文素质。一些观点认为,科学素养是理工学生的事情,和文科学生无关。但是在西方高校,普遍提倡的是Steam(Science,technology,engineering,arts,mathematics),即科学是一切学科的基础。科学素养首先信息素养,即培养学生汲取和判断信息真假的批判性思辨能力。由于世界知识的90%是由英语传播的,而我们又处在知识爆炸和信息飞速传播的时代,能否从大量不相关的信息中很快汲取所需的资料,并通过分析和评价来综合这些信息,将其转化为能说明问题的证据,对大学生专业学习极其重要。其次,科学素养体现在用文献和数据说话。如果中学的英语写作还可满足于从语法词汇角度判断一篇作文的好坏,那么到了高校,文章必须是基于文献(sources)和数据(data)的,即杜绝I think,I believe(我想,我相信)这些大话甚至空话。比如说plagiarism is increasingly popular on Chinese campuses(剽窃在中国大学里越演越烈)这样的句子在高考作文里还可以勉强通过,但在大学里写这句话如果没有提供证据,又缺少类似seems,probably(好像,很可能)这些限制语的话,就是不可接受的。

第四,公共英语必须培养学生用英语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而非一味欣赏课文中西方“主流价值”或所谓的“心灵鸡汤”。如给医科学生选择The Impact of Urbanization and Socioeconomic Status on Infant Feeding Practices in Nigeria(城镇化和社会经济地位对尼日利亚母乳喂养的影响)专业期刊论文,让他们分析和研究,作者采用什么调查方法、调查范围、调查对象,问卷是否包括了农村背景、收入高低、社会地位、健康状况、家庭收入、宗教信仰、民族文化、家人影响等变量,同时鼓励他们在自己的周边人群中也进行类似的调查和研究,用英文写作小报告,不仅锻炼学生在实际的工作和研究中使用英语,还提高了他们解决问题的科研能力。

可见,公共英语的“金课”标准涉及公共英语的定位问题。如果公共英语还是继续目前与中小学英语同质化的教学:即以打基础为核心的通用英语和以跨文化交际为主要内容;如果公共英语还是把通过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作为完成公共英语学习的标志,开展以等级达标为驱动的应试教学,那不要说“金课”,就是公共英语能否继续存在下去也是一个问题了。

《光明日报》(2019年02月19日 1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