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程建设

当前位置: 首页 / 课程建设
【课改动态】从英语的地位和作用思考英语教学
发布时间:2019-04-10浏览量:1797

作者:河海大学外国语学院 李霄垅,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文学院 李建波

摘要:从多个角度来看,英语作为全球通用语的地位业已确立;在信息时代,世界各国均向英语输送信息的千条江河归大海般的语言信息地貌也已基本形成。掌握英语就掌握了获取信息时代珍贵资源的重要手段,熟练掌握英语的人口比例高对于国家来说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因此,加强英语教学应是正确的战略选择。笔者认为加强英语教学应当走英语专业人才培养规格多样化的道路;应当重视人文素养培育的专业特征;鉴于学习英语的战略意义和我国的发展前景,对适于全面提高学生人文和科学素养、培养专业兴趣的英语专业实行“关停并转”并非明智之举。

关键词:英语的地位作用;全球通用语;英语教学

一、引言

关于我国的英语教学,非议已久。近五年内便出现两次高潮。第一次是在2013年全国“两会”期间,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情报研究院张树华院长的观点被以“学英语使中国教育质量遭毁灭性打击”为题发表于网络(张宁锐2013),掀起一股非议英语教学的浪潮。原文跟帖多达40万人次左右,其中声讨英语教学的占绝大多数,声讨者基本持三种观点:一是英语课程安排过多,影响了主课学习,尤其是汉语学习;二是中国只有少数人会用到英语,绝大多数学生从学校毕业后再也用不到英语;三是为什么要学英语,等中国强大了,让全世界都来学汉语。这次非议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在高考时不考英语,英语水平测试放在平时多次进行的改革。第二次便是现在正在进行中的源自英语教师内部非议英语教学的声音。起源应该是复旦大学蔡基刚教授于2018年11月发表在《文汇报》的文章《英语专业是否是“对不起良心的专业”?复旦学者:“病得不轻”》(蔡基刚2018)。就笔者对蔡基刚教授的了解,他长期以来竭力推动专门用途英语进课堂,提倡用专门用途英语颠覆传统的语言学、文学、翻译“老三样”在英语教学中所占据的统治地位。这本来是关于如何提高英语教学质量,变可能存在的“水课”为“金课”,更好地服务国家需求问题的讨论,但是由于信息时代以标题抓眼球之风日盛,“对不起良心的专业”“病得不轻”以及后续樊丽萍文章的题目“大学英语缘何上了专业‘红牌榜’”(樊丽萍2018)等措辞并不严谨,使得讨论偏离了原来的主题,走向了对英语专业存在必要性的质疑,其前景不排除大量“关停并转”英语专业的可能。因此,很有必要从英语的地位和作用的认识出发,探讨英语教学的前路。

二、英语的地位和作用

英语已经成为全球通用语(globallinguafranca)。历史上,在罗马帝国兴盛之时,其触角所及人多地广,拉丁语一度成为通用语,而且影响至今,植物学、医学等许多领域仍经常可见拉丁文。葡萄牙语、阿拉伯语、汉语、法语、希腊语、希伯来语等也曾在一定程度上充当过通用语。但是无论从影响的广度还是深度来看,这些语言作为通用语的地位和作用远不及英语。作为通用语的英语可谓生逢其时,英语国家在政治影响力上、经济实力上都如日中天,而且其作为通用语的地位又得到了信息革命的助推和巩固。这些因素使英语得以成为影响深远的全球通用语。

关于英语的地位和作用,国外在对作为通用语的英语(Englishaslinguafranca,ELF)研究的过程中多有论述,相关研究成果值得参考。国外对作为通用语的英语的研究,多采用量化的方式,且多从语言使用人数、网站拥有量和网上不同语言使用情况及语言影响力三个侧面展开(图1—4列出数项国外的研究成果)。

我们一般会认为,使用汉语的人数肯定是最多的。如果只考虑第一语言的话,情况的确如此。但是如果把第二语言也考虑进去,情况就不同了,英语成了使用人数最多的语言(见图1)。当然,这里还没计算将英语作为外语使用的人数。

图1使用人数最多的十种语言的使用人数情况(Christiansen2015:131)

就全球范围而言,英语网站还是占绝大比例,比第二位的俄语网站要多出近九倍(见图2)。

图2互联网不同语种网站占比情况(Christiansen2015:141)

不同语种的影响力比较见图3:

图3不同语种的影响力情况(Christiansen2015:133)

如图3所示,英语的影响力约为汉语的三倍。关于英语的影响力问题,还有比较近的文献,Chan(2017)在其文章里没有用语言的影响力(influence)这个概念,而是使用实力(power)的概念。在他的表格里,汉语跃居仅次于英语的第二位(见图4)。

图4不同语种的实力情况(Chan2017)

从实力得分来看,汉语逊于英语,约为后者的一半。Chan(2017)称,根据他们研究团队的20项指标体系来看2050年的情况,“英语还是会处于领先地位,尽管与第二位的差距会有所缩小”。Chan对于第二位的乐观预期不知有否将语言的信息承载量的相对增减因素考虑其中。

当今世界,一种语言信息地貌业已形成,这是一种类似于千条江河归大海的地貌,亦即包括汉语在内的其他语言都在源源不断地向英语这个海洋输送信息。这一进程由于互联网的助推,变得汹涌澎湃。只需考察一下汉语向英语输送信息的情况,对此情势当有大致了解。我国的各大新闻单位都有英文网站,我国几乎所有的大学也有英文网站。我国有一定规模的行业亦是如此。我国的学术研究为了产生国际影响而倡导国际英文发表,中文学术期刊基本都有英文摘要。我国正在斥资资助将本土的古代和现代经典译成英文。应当说,我国的整体英语水平并不高,国际交流环境并不完善,但是我国对英语的信息贡献已然不可小觑。之所以用江河入海来比喻当今世界的语言信息地貌,还在于各种其他语言对英语的信息贡献基本上是单向的,例如鲜有英语国家会将其语言承载的信息译成汉语。汉语如此,其他语言则更加如此。可以想见,每时每刻,世界每个非英语国家都会有大量有用的信息被译成英语,英语承载的信息可能每天都在海量增加。从理论上来说,倘若对这样的信息单向流淌不加干预,长期的结果可能是,在信息承载量上,如果把英语比喻成高山,那么包括汉语在内的其他语言的信息承载量也许只会是山下的石块。

三、基于对英语的地位作用理解的英语教学问题思考

(一)英语的战略作用突出,英语教学还需加强

英语拥有全球通用语的地位;英语的影响力或曰实力巨大;英语的信息承载量大幅增加,大有远远超过其他语言的趋势。对于这种情势的认识或可让我们认清当今学习英语的重大战略意义。英语的全球通用语地位启示我们,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改革开放再出发、在全球化进程中处于优势、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国家形象、增强国家软实力,均离不开作为全球通用语的英语。如前所述,英语将成为承载信息的最重要的载体,在信息时代,掌握英语就掌握了珍贵资源的重要获取手段。反过来说,在不久的将来,不掌握英语就难以获取足够的信息,就可能难以跟上世界前进的脚步。对于个人来说,不能很好地掌握英语,无论从事何种行当,都所行不远;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掌握英语的人口比例应该是国家核心实力的重要指标。

此外,在全世界大部分非英语国家的信息单向向英语流淌的过程中,信息承载量的差异将对非英语语言的地位和影响产生强烈影响。在信息承载量与英语差距拉大的情况下,汉语的地位和影响也会受到冲击。随着信息时代的发展,也许我国会有相当数量的民众被迫作出将英语作为(实际上的)第二语言甚至(实际上的)第一语言的选择,那将会对我国文化的传承和发展产生不利影响。为避免这样的问题出现,汉语信息承载量与英语的差距不断拉大的进程必须得到干预。干预的方法主要是将英语的海量有用信息译成汉语,大幅增加汉语的信息承载量。也许这项工作会提高到国家的战略层面,会成为一场保卫国家语言和文化的大战役,这也意味着将需要大量熟练掌握英语的人才。人工智能翻译或可在这场保卫战中发挥作用,为缩小汉语与英语的信息承载量提供便利。但是且不说人工智能翻译能达到多高的准确程度,语言符号从定义上来说是隐喻、歧义和抽象的,这就决定了对于准确程度要求高的翻译,人的审校不可或缺。需要翻译的信息海量,光是人工审校会需要多少外语人才?

从这个角度来看张树华先生的观点,尤其其以耸人听闻的“学英语使中国教育质量遭毁灭性打击”标题出现,容易导致英语没用、大学生可学可不学的误读,容易误导国家的战略部署,也易助长闭关自守、固步自封的不良倾向,滋长学生对学习英语的排斥力,给英语学习带来深层次“毁灭性打击”。其战略性偏差非常明显,其负面作用不可小觑。当前,各种对英语的地位作用视而不见,主张削弱英语教学的观点有违国家战略利益,应予充分警惕。

(二)英语教学呼唤改革,突破狭义语言文学的樊篱势在必行

当然,英语教学需要改革也是不言而喻的。蔡基刚教授关于英语专业学生很多,各个学校不应将教学内容局限在语言学、文学和翻译等传统范畴内的主张,笔者有所认同。2016年,李建波在中国矿业大学召开的学术会议上曾经就外语师资研究选题局限性提出过与蔡教授相似的观点:

据美国劳工统计局2015年统计,美国的中学后外语教学从业人员3.012万(其中包括手势语教师等),我国高校外语教师应在12万人以上(此为多年前未经证实的网上数据,没有查到外语师资数量的官方数据,真正数量似应远多于此)。我国的外语人才在数量上优势明显。但就我国的外语研究而言,一方面,大量的外语人才集中在狭义的语言文学专业进行研究,难免雷同重复;而另一方面,在外国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法律等诸多研究领域,由于我国从业的专业人士数量有限,精通外语者亦不足,研究尚缺乏全面性和系统性,可以说“知彼”不足。我国的外语人才优势浪费较为严重。

我国大学外语教师尤其应该拓展研究领域,主动适应大学外语教学新要求、学校主流专业人才培养需求,冲破狭义语言文学专业的樊篱,将自己的研究兴趣与人类梦想、国家需求和学校学科建设统一起来,敢于对我国尚未触及的外国文史哲和理工科相关问题开展介绍和研究,填补外国研究的空白。借此做到基本了解与所教学生的专业相关的问题、结合专业培养学生跨文化交流能力,研究教学相互促进,充分实现外语教师的独到价值。(光明网2016)

在这里,李建波还只是从中国的国情出发,提出通过教师学术研究领域的拓展,进而惠及学生学习的观点。其实外国的英语专业课程设置也大都不是局限在狭义的语言文学范围之内的。我们不妨看一下法国英语专业的情况。近期,笔者专就法国英语教学情况咨询法国艾克斯-马赛大学的英语教授穆兰(JoannyMoulin)先生,他细述了法国大学英语专业所含的三个分支:

第一个分支即传统的“外国文学、语言和文化(Lettres,languesetculturesétrangères)”,其课程内容不言而喻,而且在这个分支内,翻译也是必修课,与我们英语专业的传统课程相似。这个分支的学生的首选出路是读硕读博,毕业后就业的则多是当中小学英语教师,也有从事翻译职业或者考对英语水平有高要求的其他学科专业研究生的。

第二个分支出现在上世纪70年代,称作应用外语(Languesétrangèresappliquées,LEA)。这一分支的学生除了英语之外,还须学习其他外语,同时被要求学习英语国家文明及他们所选取主攻方向的课程,如法律、经济、管理、会计统计、传播学等。这一分支的学生的就业方向是翻译、市场、商务、传播、旅游和人道主义援助等。

第三个分支是专门用途英语(Langueanglaisepourspécialistesd’autresdisciplines),出现在上世纪90年代。如果说第二个分支更侧重人文,那么第三个分支的课程设置则更多地关注学生所选的其他学科专业的知识构成。亦即所学知识更加贴近其他学科专业,以使学生获得解决其他学科专业问题的英语能力①此为穆兰教授应笔者要求提供的内容。在此表示感谢。。

应该说,给学生以多种方向选择可能是外国英语专业的共同趋势。可喜的是,我国在2013年拓展了硕士和博士研究生的外国语言文学学科内涵,增加了国别和区域研究及比较文学和跨文化研究;在2018年以《外国语言文学类教学质量国家标准》的形式对本科外语的内容也作了相同的扩展。不过与法国的英语专业内涵相比,我们的专业外语似乎对专门用途外语强调得不够。法国的英语专业人数并不太多,却已经对人才培养规格做了多元化设计。我国英语专业人数众多,人才需求多样,更应该冲破狭义语言文学的樊篱,走多样化之路,从而更好地满足国家需求、学生需求。在这一点上,蔡基刚教授批评我国英语专业的狭窄内涵和同质化问题是正确的。尽管蔡教授在个别文章中也提到了狭义语言文学内容于英语专业仍有意义,但在更多的言论中,他反对所有大学的英语专业都圄于狭义语言文学范畴内,却似乎希望所有大学都用专门用途英语取代狭义语言文学课程,这样,蔡教授在反对一种同质化的时候,不小心又成了另一种同质化课程设置的倡导者,从而似乎也忽视了英语专业多样化内涵的意义。

(三)英语教学仍应重视人文素养培育

蔡基刚教授剔除英语专业中的人文素养成分的诉求也是值得商榷的。英语专业向人文性的侧重应该说是这一专业的标志性特征。从法国大学的英语专业来看,其三个分支均饱含人文性内容。在第二个分支,英语国家的文明、法律、传播等课程与人文内容无法分割。第三个分支名为专门用途英语,尽管这一分支要学不少其他学科专业课程,但目的还是提高专门用途英语的水平。

应该注意到,当前的人文学科本身也处在动态变化中,也有其时代的重要作用和意义。M.A.R.Habib在他的《文学批评史》(2005:1)中把人文学科的意义提高到与人类文明存亡息息相关的程度:“显而易见、无可争辩的是,就整个人文学科而言,对其研究不再是奢侈品,而是必需品,对我们文明的生死存亡至关紧要(vital)。”Habib(2005:1)还认为发生了“9·11”之类事件,文学批评者也有责任,他们未能尽职,未能教会人们如何进行批判性阅读,未能解决不同语言文化之间的沟通和理解问题。的确,在信息交流更加便捷的今天,相互理解得到增进的同时,误读的机会也大幅增加。《牛津英语词典》发布的“2016年度英语词汇”里收录了“后真相(post-truth)”一词,“真相坍塌(truthdecay)”也成为研究者关注的热门话题(RandCooperation2018)。“后真相”也好,“真相坍塌”也好,都是在讲,随着信息环境的改变,即使是在一种语言文化内,也会产生严重的观点误读和分歧,在多元语言文化的环境里情况只会更加严重。不同文化之间的误读和分歧是冲突的重要根源,而在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的今天,冲突的毁灭程度可能会远比“9·11”要高。这似乎也是为什么H.L.Gates,Jr.(1992:xii)大声疾呼:“世界多种多样文化间实现相互了解的挑战是我们所要面对的唯一的、最重要的任务。”显然,作为全球通用语专业,我国的英语专业有义务在这一关乎人类共同命运的任务当中扮演重要角色。

(四)“关停并转”英语专业不是明智选择

关于英语专业挂红黄牌的问题,或者可以从价格围绕价值上下波动的角度来理解。哪个专业火了,就会有大批学生报考,逐渐会出现这个专业毕业生供大于求的情况。在理论上,所有专业都有可能出现这样的问题。从价值规律角度来说,出现产品供大于求的状况,生产会自发调整,技术改造会得到激发。英语专业似乎正在经历这样一个阶段,专业的改进势在必行。但这并不意味着英语专业要大幅“关停并转”。

蔡基刚教授提到,“就上海一地调查,仅有5%不到的英语专业毕业生是继续攻读英美语言文学或英语教育的硕士学位,其余都到了金融、法律、商务等工作岗位,还有不少英语毕业生甚至就业到无需任何英语的岗位”(蔡基刚2018)。且不说在信息时代,如果有人认为自己的岗位“无需任何英语”,那他/她一定是个以叶障目的人,蔡教授所说的情况恰好说明了英语专业毕业生有较强的普适性。而这种普适性恰是本科教育所应追求的一个重要目标。在我国高等教育日益普及的背景下,从长远的观点来看,多数学生,无论是什么专业,最终完全从事所学专业的比例都不会太高。就整体而言,本科教育的主要责任是提高学生的整体人文和科学素养,培育专业学术兴趣,似不宜过早地将所有学生都关进专业高墙围起的狭窄空间。如果有一天,大数据可以向人们提供更细致明确的人才需求资讯,在高等教育进一步普及化的背景下,人们或许会发现一些工科类的专业相对而言属于小众专业,更多的大学生或许会自觉地向以提高人文和科技素养为主要目标、就业和发展普适性强的专业流动。

从这个角度来看,目标多元化的英语专业较易承担起提高学生人文科学素养、培养专业学术兴趣的使命,其办学成本低,学生国际视野开阔,就业发展有较强普适性,适于缓解过专的学科专业毕业生供过于求的问题。在高等教育普及化的背景下,英语专业发展空间巨大。况且,从英语的地位和作用来看,我国的英语专业设置较多是一种战略优势,不宜过多考虑其“关停并转”问题,而应多考虑其质量的提高问题。

四、结语

从多个角度来看,英语作为全球通用语的地位业已确立。在信息时代,千条江河归大海的语言信息地貌也已基本形成。亦即因为英语拥有全球通用语的地位,其效应之一就是世界各国都在努力将自己的信息用英语来呈现,从而导致海量信息源源不断地流向英语,使英语在信息承载量上占有绝对优势。在这种情势下,掌握英语就是掌握信息时代珍贵资源的重要获取手段,拥有足够的熟练掌握英语的人口对于国家来说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而且足够数量的国人熟练掌握英语,将英语中有用信息译成汉语,缩短汉语与英语在信息承载量上的差距,对于保持汉语地位,从而保证中华文化的传承也有不可忽视的意义。从正反两方面来看,加强英语教学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

我国教育发展迅速,英语专业教师和学生都数量可观,与刚刚改革开放时的英语专业相比已经不能同日而语。在那个时候,全国有多少英语教授扳着手指也可以数过来,毕业生数量相比远远满足不了填补英语教师空缺的专项需求。在当时,英语专业限于狭义的语言文学范畴似乎是有道理的。但是在高等教育更加普及化的今天,仍将英语专业圄于狭义的语言文学范畴显然不合时宜了。法国的英语专业学生数量应该比我国少得多,但是他们的课程设置和人才培养方案已经作了多元化调整。这对我们拥有众多英语教师、每年近20万毕业生(蔡基刚2018)的英语专业的调整和改革来说是个很好的启示。

美国兰德公司发起一个倡议,旨在恢复事实与分析在公众生活中的作用。他们认为当今人们的认知偏差、社交媒体的兴盛及其他信息环境变化、利益集团的不同诉求等导致了“真相坍塌”(RandCooperation2018)。在“真相坍塌”的时代背景下,不少学者也认识到不同文化之间的理解和沟通愈显重要,关乎到人类的共同命运。与此同时,科技迅猛发展,人文素质相对滞后的状况也引起智者担忧。一旦科技发展脱离了人文的约束,人类离自毁也许就不远了。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今天,英语学生的人文素养培育尤其不可偏废。在这个意义上,英语专业的人文性较其工具性更加重要。

鉴于英语的重要战略意义,鉴于我国改革开放再出发、“一带一路”建设、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对英语的倚重,再加上我国高等教育日益普及,对适于全面提高学生人文和科学素养、培养专业学术兴趣的英语专业实行“关停并转”并非明智之举。

2019-01-12 15:17来源:《浙江外国语学院学报》2018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