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都市报】跨越600多公里,从安徽到青岛,妈妈穿上学士服替“兵儿子”参加毕业典礼

2024-07-02 696 作者: 来源:半岛都市报

【半岛都市报】跨越600多公里,从安徽到青岛,妈妈穿上学士服替“兵儿子”参加毕业典礼

文/半岛全媒体记者 孙兆慧 图/半岛全媒体记者 马晓康

近日,“儿子参军,母亲替儿子参加毕业典礼”的一则视频迅速在网络走红。视频中,一位母亲身穿学士服,搬着印有儿子一身戎装的易拉宝登台,替参军不能到场的儿子完成拨穗以及学位授予仪式,画上了大学的句点。原视频获得2.6万点赞,网友们纷纷为这对母子竖起大拇指,“荣光,也是母子俩的高光”……

6月30日,记者视频连线这位母亲,也就是黄海学院的毕业生马迪的妈妈鲍珊珊,听她讲述这则视频背后的故事。

替儿子参加毕业典礼

带腿伤替儿子圆梦

6月30日下午4时,鲍珊珊刚从医院检查完腿伤回到家中。视频中,今年48岁的鲍珊珊留着一头微卷的偏分短发,浓眉大眼,笑起来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上牙,眼睛像月牙一样,眼角有几条细细的鱼尾纹。

原来最近她腿部半月板旧伤复发,一直往返于医院与家中,期间还住了几天院。

6月中旬的一天,正在住院的鲍珊珊接到了儿子打来的视频电话,“妈,我们学校6月28日举行毕业典礼,听我们学长学姐说可隆重了。那天要穿学士服,领毕业证,还要拨穗,这可是我的梦想。可惜我在部队去不了,你能替我去参加不?”马迪手舞足蹈地跟鲍珊珊讲着毕业典礼,告诉她自己有多想去。马迪今年3月份入伍,不能参加毕业典礼将会是一个永远的遗憾,他想让妈妈去替他圆梦。

鲍珊珊一眼认出了毕业照里的儿子

“没问题,妈肯定会帮你实现你的愿望!”看着剃着平头晒得黢黑的儿子期待的眼神,鲍珊珊心里麻麻的,丝毫没有犹豫地就答应了儿子的请求。

“妈,你最近身体怎么样?”

“妈身体好着呢,你放心儿子……”

“我们要收手机了,我先挂了啊,那么远你可要注意安全啊!”

电话那头传来嘟嘟的声音,看着挂断的电话,鲍珊珊刚才还笑着的嘴角放了下来,默默祈祷着自己的腿快快好起来。

妈妈独自开车7个多小时来青

转眼就到了6月27日,上午9点多,她带着自己提前准备好的饭菜,查询好了家到学校的路线,开着车从安徽直奔青岛。

“因为他爸爸开大车没有时间,所以是我自己去的。这一路有600多公里,开到应该是日照岚山,从高速下去走省道,因为腿疼我就找了一个服务区休息了十几分钟又继续出发,大概下午5点左右到的。”

她又跟记者确认道,“上头一个山,下头一个风,是读‘岚’吧?”

“不好意思啊,我初中也没上完,不太识字……”她低下头害羞地说。

母爱到底有多深?让一位母亲,带着腿伤驱车600多公里,耗时7个多小时,独自前往一个陌生城市。

鲍珊珊送儿子入伍(鲍珊珊提供)

抵达儿子学校附近,人生地不熟的鲍珊珊只能打电话向辅导员求助。辅导员了解情况后将她安顿在附近酒店,并告知她明天参加毕业典礼的流程。

“辅导员,我有一个不情之请。我想穿上儿子的学士服,带着儿子的照片上台替他完成仪式,行吗?”鲍珊珊在辅导员挂电话前小心翼翼地问道。她早就给儿子定制了易拉宝,从安徽一路拉来青岛。很多个夜里,她闭上眼睛总是想到那天儿子在视频里跟她介绍毕业典礼的兴奋和期待,这句话她开口前不知道在脑子里想了多少次。

“当然没问题,这是一件好事!”辅导员回答她。

“第一次知道‘拨穗’,一下子找回自己的青春”

6月28日上午,鲍珊珊穿上了学士服,戴上了学士帽,搬着印着儿子入伍前穿军装拍的照片制作的易拉宝,来到了毕业典礼举行的大堂。

被闪光灯照射的舞台、铺在地上长长的红毯、穿着学士服的学生……鲍珊珊第一次见这么大的场面。

“真的像儿子说的一样,特别隆重。身边的人都是20出头的年纪,都穿着学士服,我一下子也感觉自己找回了自己的青春。”鲍珊珊回忆。

毕业典礼现场(鲍珊珊提供)

她拿着易拉宝在台下等待的时候,很多学生因为好奇都围了上来。“我听到大家都在讨论照片里的人是谁的时候,我眼泪直接下来了,那一刻我觉得‘儿子,老妈替你达成你的愿望了’。”

腿还没好利索,鲍珊珊上台时还能看出来走路一跛一跛的。但是那一刻她似乎忘却了疼痛,脸上只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她拿着比自己还高出一大截的易拉宝,缓慢地走到舞台中央。低下头,由校领导将帽子上的穗由一边拨到另一边。“我这才知道原来儿子说的‘拨穗’是这个意思,这一趟我也涨知识了。”

儿子的照片立在她和校领导之间,仿佛是一位高大阳光的小伙子站在妈妈身旁。鲍珊珊的眼里含着泪水,脑子里一遍遍闪过儿子跟她说过的话。

鲍珊珊身穿学士服

长时间开车和站立,鲍珊珊的腿已经肿了起来,她向辅导员说明了情况,学校破例为她提前一天颁发了毕业证和学位证。

替儿子完成了“任务”,她启程回家。

“我一停都没停,到家已经晚上12点50分了。路上一大半都在下雨,说不害怕是假的,我只能降低车速。”

“妈,我替你圆当兵梦”

令鲍珊珊没想到的是,她替儿子参加毕业典礼这件事走红网络。6月29日她将视频转发给儿子,告诉儿子这个惊喜。

马迪在看完视频的第一句话却是满满的心疼和自责,“妈,你腿怎么了?你腿伤又复发了?早知道我不让你去了。”

“没事的,妈妈疼得不厉害,你不用担心妈妈,你在那边好好的啊。”只能拿手机的短短几分钟里,母子俩就简简单单说了这么几句话。

说起儿子,鲍珊珊语气里满是自豪。

“我儿子从小就听话,街坊邻居、亲戚朋友都这么说。”马迪四五岁的时候,鲍珊珊和老公在村里菜市场卖鱼,“他就是菜场长大的孩子。”

鲍珊珊和儿子视频(鲍珊珊提供)

做水产生意,一年到头没有休息的时候。缺乏对孩子的陪伴是鲍珊珊心里的结,一提起这个,她就如鲠在喉。“我愧对孩子。”说着,她又流下了眼泪。

令她欣慰的是,儿子和她之间的关系既是母子,更是朋友。“我儿子有什么心里话都跟我说,在学校里犯了错误,也会和我坦白。知识我可能教不了,但是我得教会他辨别是非黑白,我经常对他说的一句话就是‘咱可以不成才,但一定得成人’。我儿子有时候也会和我开玩笑,叫我‘鲍姐’。”

生下儿子后,鲍珊珊就多了母亲这个身份。但在她年轻时,曾也是一个雷厉风行的女孩。“我家三个女儿,我是最小的,性格也是最像男孩子的,我小时候有个外号,叫‘三公子’。那个时候受我父亲的影响,我也想去当兵。儿子跟我提到当兵这件事时,我非常支持,把我小时候的故事也告诉了他,他激动地跟我说‘妈妈,我这是替你圆梦了’。”

是的,儿子替母亲圆了当兵梦,母亲替儿子圆了毕业梦,虽不能见面,两地相隔,但跨越时空的母子俩完成了“双向奔赴”……

来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803295390577950596&wfr=spider&for=pc